品牌故事
TCL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
奋战严冬 | 2019年

发布时间:

2020-02-25

浏览量:

0

2019年3月19日早上6点,TCL华星高级副总裁杨安明在华星园区的绿道上晨跑。彼时他刚被任命为TCL华星CFO不满两个月。这天,他将第一次主持召开有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出席的TCL华星降本研讨大会。杨安明一边跑,一边想着怎么给这场会议开头,毕竟在效率为王的TCL华星,“降本”已不是新词,无论是材料、生产还是管理方面的成本,似乎都降无可降了。6点30分,低头沉思的他一抬眼,发现天已大白,园区的路灯却还没熄。6点49分,周遭仍然灯火通明。杨安明停下脚步,举起手机,对着一排路灯按下了拍照键。到办公室后,他打开当天要汇报的ppt,把这张照片插到了第一页。

  


极致降本


“行业寒冬”像“狼来了”一样在面板行业叫了多年,在2018年终于成了事实。从2018年9月到2019年9月,一年间,TCL华星主打产品之一32英寸面板的市场价,从52美元降到了30美元,降幅达42%,而同期偏光片等材料的售价非但没有下降,还上涨了。最糟糕的是,当时TCL华星32英寸面板的成本 比市场价还高。市场环境的巨变,使降本成为TCL华星最重要的工作。

在3月19日当天的会议上,杨安明对着那张照片跟与会人员说:“TCL华星这么多年一直在持续降本,比行业做得优秀。但今年面临这么大压力,我们必须下更大力气去改善。你们看,早上6点49分路灯还亮着,一个园区有多少路灯?如果早一小时关会节省多少电费?再延伸思考一下,我们在工作当中应该还有很多改善空间可以挖掘。”杨安明在会上宣布了未来两个月32英寸面板的降本目标:降11%。很多人一听,都觉得两个月内降本11%没有可能,但行业艰难又是现实,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去讨论。那次讨论会,公司大概有60位总监级别的主管参加,他们被分成几个组,从前端材料、产品设计、生产良率、生产费用、管理费用等方面讨论并分享结果。“一开始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一讨论发现还是有很多招儿的。当所有人都把眼光聚在一起的时候,事情就有机会做成。”杨安明回忆说,会议开完后,成本管理部就跟进业务部门抓落实。到了5月,32英寸面板的成本价果然被大幅压缩,只比目标高0.5%。3月到5月,降本研讨会连续三个月每月开一次,分别以供应链、产品和研发为主题,将公司主要经营环节的降本空间持续压缩。

在降本工作中挑大梁的成本管理部是杨安明来TCL华星后新筹建的。以前公司也有成本管理部,但成本核算的职能分散在各个业务部门。在公司空前的降本压力下,如果没有部门专门跟进成本管理的落地,降本将沦为空谈。杨安明特别找来两位公司内顶尖的成本专家领导成本管理部,并帮他们组织团队。产品成本科科长谢拔翠原先在TCL华星工作过,被公认对产品成本最熟悉,后来因为家在惠州,就回去工作了。不满30岁的她当时刚生完孩子,对TCL华星也有感情,但丈夫因为小孩年幼,不同意她回深圳工作。杨安明特意在惠州请她丈夫吃饭,做通了家属的思想工作,最后说服谢拔翠来了深圳。除谢拔翠外,刘吉福、徐伟伟等一众高手也被纳入成本管理部。“团队组成以后就天天跟业务部门一起讨论,哪怕只有一丝降本的空间也努力去推,推完了就跟进。所有的事情都以周为单位,这周讲的事情下一周落地。”

压缩采购成本本来也是个老大难问题,为了动供应商的奶酪,TCL华星今年上了电子招标系统。“我们跟供应商谈的话,他们肯定有很多理由,有的还很有道理,甚至还希望能涨点价。上了这个系统后,就不是我找他们谈价了,这回是三家供应商一起在系统上出价,彼此看不到价格,但能看到排名。”供应商半个小时内在系统上不停改价、充分竞争,最后使相关采购成本降了30%。”

2019年初,TCL华星定下了28.6亿元的降本目标。因为偏光片价格上涨,材料降本的目标没有完全达到,但其他方面目标均超额完成,基本实现了年初制定的降本总目标。这无疑对TCL华星熬过艰难的2019年大有裨益。


奋战严冬 | 2019年夜幕中奋战不眠的华星(TCL华星10周年摄影大赛优秀作品,作者:宋天鹏)

 


星曜亮相


对高科技公司来说,寒冬中除了降本过冬,更应在技术上蓄积力量,为迎春做好准备。TCL华星目前在产的产线都以生产液晶屏为主,而到2021年,全球将有近20座8代线以上的液晶屏工厂同时运作,产品将高度同质化。因此,为了避开过度竞争,TCL华星必须尽早布局差异化战略。

经过细致的技术、成本和市场分析,TCL华星在2019年年初,决定走Mini-LED路线,且采用成本较低的(非晶硅)玻璃基板。做α-Si玻璃基板的Mini-LED屏,TCL华星有自己的先天优势。一来,TCL华星现有产线就能完成制造,无需采购新的产线;二来,早在4年前,在现任TCL华星副总裁张鑫的带领下,武汉华星就开始试水中小尺寸Mini-LED产品,积累了一定的研发经验。但业内一直认为Mini-LED与玻璃基板二者“水火不容”。Mini-LED技术属电流驱动型技术,对电阻极为敏感,而玻璃驱动的稳定性又不够。尽管TCL华星内部杂音很多,2019年初启动的Mini-LED项目还是被按下了快进键,年内目标从完成样品变成了量产。

后来的项目经理肖军城当时还在武汉做中小尺寸屏,当深圳团队遇到困难时,他被临时抽调过来,通过电话跟大家一起迎战难题。“刚开始做出来的样品连点都点不亮,大家都很沮丧。我那时还没过来,但我在武汉跟深圳这边开会时,能感觉到整个团队士气非常低落。我跟当时的项目经理提方案时,他直接告诉我行不通,劝我不要浪费时间。”开头一个月,研发团队几乎无半点进展,这让刚从武汉华星调来深圳任研发副总裁的张鑫忍无可忍。“一开始大家都对把驱动做到玻璃上没信心,我对原来的项目经理说,不要紧,你先把逻辑分析清楚,说说风险在哪里。他绕来绕去讲不明白。TFT应该设计成多大、拆分成多少来设计,他也讲不清楚,汇报完全没有逻辑,被我打回去好几次。”最后,张鑫撤掉了这名项目经理,亲自上马。他从TCL华星内部多个工序临时抽调十余名年轻骨干组建了新的项目组,成员以90后为主,其中不乏北大、清华、香港科大等名牌高校毕业的博士。一开始,项目开发进度胶着不前,大家眼看着一片片玻璃屏一通电就烧毁,却束手无策。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项目干事徐洪远至今仍心有余悸。但大家没有气馁,而是在SMT工厂蹲点,屏一下线就当场对其性能进行分析,最后发现烧屏现象是部分线路在高温高湿环境下发生短路所致。项目组为此一遍又一遍地优化线路工艺。慢慢地,烧屏现象消失了,屏幕也从部分点亮进步到全屏点亮,项目组开始重拾信心。

当方向找对了,剩下的就看团队的执行力了,在很大程度上执行力甚至比创新能力更重要。肖军城从武汉被调来深圳后,张鑫将项目经理的职责转给了他。他不敢怠慢,经常带着团队一干就干到了半夜两点。“我们第一个发现了α-Si玻璃可以做Mini-LED基板,但这不代表别人发现不了,TCL华星有的资源别人也有,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抢先把技术和产品推出去。”肖军城说,“如果我们的执行力够强,别人就跟随不了。再者,前期的先机和优势如果被我们占了,别人就算跟随,产品周期也不可能赶上我们。”

随着团队的信心逐渐树立,项目组成员们的活力也很快高涨起来。项目组开启全天候作战模式,每天都开晨会,部署当天作战计划,晚上整理战情日报。团队成员随叫随到,核心人员取消休假,状态跟之前完全变了个样。要恢复信心的除了团队成员,还有供应商。一开始,因为看不到希望,供应商们经常出现配合不畅。于是,工程师沟通解决不了的问题,张鑫就亲自带着工程师一起登门拜访。为解决项目遇到的技术难题,张鑫常常跟同事们一起加班到深夜。

当初被视为天方夜谭的Mini-LED样机,最后竟提前半年成为现实,TCL华星终于创造了全球第一款做在α-Si玻璃基板上的Mini-LED屏。之前业内的Mini-LED屏都以PCB为基板,分区数一般在1000个以内,不能做太高,否则成本就会居高不下。而TCL华星的Mini-LED屏可以做到5000多个分区,“理论上还可以做1万到10万个,但根据索尼做过的画质研究,5000至7000个分区是最佳的,也能把成本很好地控制下来。”张鑫说。TCL华星的Mini-LED屏在HDR亮度上可以做到1000到2000尼特,甚至更高,非常适合做8K。而友商2019年推出的叠屏穿透力太低,OLED又有烧屏现象,都不适合做8K,“总结来说,TCL华星的Mini-LED屏省电又亮又便宜!”张鑫非常自豪地说。

7月样机一面世,李东生、闫晓林、金旴植等集团和TCL华星领导就被请来观摩。他们对画质高度肯定,李东生后来还亲自拉上样机,带队到长虹推销。海信、三星、索尼、华为等关键客户的高层也被请来试看样机。看过样机后,他们确定Mini-LED屏在画质上不输OLED。8月31日,TCL华星正式将首款75吋8K Mini-LED屏命名为“星曜”,并在深圳召开了公司成立以来首次新品发布会。“星曜屏”的庆生会几乎轰动了大半个中国TV圈,不但有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平板显示行业泰斗级专家张百哲教授到场助阵,供应商代表——三安光电总经理林科闯、乾照光电董事长金章育、华灿光电CEO刘榕,以及客户代表——华为海思显示领域总经理罗鲲、小米电视部总经理李肖爽、长虹电器副总黄大文等都亲临现场。包括小米、长虹等终端厂商在内的八家单位还现场与TCL华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产业链上下游对“星曜屏”都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与信心。官方宣布“星曜屏”将于2020年2月正式量产,但内部人士透露,实际量产时间很可能会提前。


奋战严冬 | 2019年

2019年8月30日,“星曜·绽放即刻之美” TCL华星技术战略暨新产品发布会在深圳举行



迈向领先


星曜屏的问世不但为TCL华星在技术和产品上增添了一枚杀手锏,让研发队伍在实战中得到了锤炼,更使整个TCL华星获得了黄金一样宝贵的信心。“星曜屏”是TCL华星推出的首款标准意义上的颠覆性产品。半导体显示行业发展到今天,三星、友达等虽然仍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面板企业,但其标杆性质较十年前已经明显减弱,今后TCL华星无疑将会越来越多地独自探索新型显示的技术方向,开发和培养供应链。TCL集团CTO、TCL华星首席科学家闫晓林在“星曜屏”发布会上动情地说:“过去,TCL华星做了很多跟随式创新,尤其在LCD领域,常常把别人已经做成的事,用极致的效率再来一遍。只要是巨头们没做成的项目,我们自己首先就乖乖砍掉。但现在,我们已经走向真正的技术创新导向。我们如今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前人在做但没有做成的。我们明确提出了‘全球技术领先’这个词,技术不领先,在显示领域就没有出头之日。”张鑫在接受TCL集团内刊《TCL动态》采访时也说:“我一直告诉研发团队,不要老是盯着竞争对手,看一个技术他们有没有。要全球领先就要敢为天下先,就要自己去做。以前我们都跟在三星、友达的后面,人家的产品出来照抄一下。以后要做到让他们去抄你的,这样才有成就感。”张鑫非常认同研发团队的容错机制,特别是中后台,“对研发中台来讲,我希望有一定的出错机率,有失败你才知道极限在哪里。假如你做10个项目,10个都成功了,显然就是太保守了。后台失败率更是要在一半以上才合理。”

开放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也日益明显。2019年6月,TCL集团在华星召开了第六届技术创新大会,这届大会还有一个“别名”——“TCL第一届技术合作开放大会”。会上,TCL与香港大学、中科院苏州纳米技术研究所等高校、企业和机构签订了7个合作项目,并对外发布了13个合作项目,重点聚焦于量子点材料、印刷显示等领域的技术难题。同时,TCL还宣布聘请29名一流技术专家为顾问,与业内“大牛”携手探索新型显示等领域的“无人区”。闫晓林认为,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复杂,不同技术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多,TCL要不断提高技术战略制定的高度和广度,构筑技术生态,吸纳外部优势资源为自己的技术战略服务。相关的战略项目从立项开始就要充分和世界一流资源和团队交流合作,利用顶尖高校、企业的资源,更积极地参与到世界级的开放体系中,这样才能保障战略项目的成功。

自2009年成立以来,TCL华星在半导体显示行业已深耕十年,销售收入年复合增长25%,每年都实现盈利,EBITDA率连续27个季度行业领先。建成和在建的产线共6条,合计投资超过2000亿元,形成了大中小全尺寸显示产品的覆盖,其中TV面板市占率居全球前三,LTPS手机面板市占率居全球第二。随着华星t6项目和t7项目建成达产,TCL华星在大尺寸产品上的市占率将提升至全球前三,产能面积占有率高达14%。TCL华星还有望于2020年量产折叠屏,届时将成为全球首批具有此项能力的面板厂商之一。

为什么区区十年就能让TCL华星成长为行业举足轻重的玩家?对这个问题,业内众说纷纭。有人说TCL华星有TCL自身的智能终端产品作出海口,是口含“金钥匙”出生的;也有人说华星的战略制定十分务实,同时产线投资稳准狠,很有TCL掌舵人李东生的风格;还有一种基于“政治”“经济”“文化”三元素的分析也十分值得玩味。这种观点认为,TCL华星的成功得益于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三要素的配比上设计得非常有效。首先,从“政治”层面来看,TCL华星自成立以来,就在治理结构和利益机制上做好顶层设计。在有政府资本的情况下,TCL华星建立董事会领导下的公司经理负责制,做实董事会和执委会;在利益机制上,TCL华星实行超额利润激励,后来增加员工持股并成功转换为上市公司股票,员工分享公司发展带来的荣誉和经济利益。其次,从“经济”层面来看,TCL华星逆周期投资,顺周期投产,一举获得初期的成功。后来持续投资形成规模,短短几年,快速挤占全球前三的行业位置。在商业模式上,坚持满产满销,持续提升产能和良率,运营效率和经营效益持续保持行业领先。再次,从“文化”层面来看,TCL华星推行奋斗者文化,资源和机会向贡献者倾斜,台籍、韩籍和陆籍员工融合并形成华星共识,奠定了TCL华星持续辉煌的文化基础。

2019年,TCL华星发生了很多故事,既有极致降本的艰辛历程,也有“星曜”亮相的高光时刻。其中,“TCL集团”与“TCL实业”的“分立”也将载入TCL华星史册。这次以剥离智能终端业务为主要目的的重大资产重组,奠定了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在TCL集团的主体地位。此次重组虽曾引起舆论哗然,也引发了深交所的“31问”,但重组方案最终还是高票获股东大会通过。这是投资者对TCL集团专注于显示产业的重大决定投下的赞成票,也是人们对TCL华星立志于推动中国半导体显示成为下一个引领世界发展的重要领域投下的支持票。

从1927年第一台黑白电视机问世起,人类越来越便捷地通过影像感知世界。1983年,彩色液晶屏的出现,标志着在快速、便捷等基本需求之上,人们开始关注信息传播载体对真实世界的还原能力和外在美感。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传播进入了新的阶段,显示屏成为人们生活和工作场景中须臾不可分的工具。但迄今为止,在显示产业近百年的风云变幻中,拥有最多人口和最多信息传播需求的中国大陆,始终只能作为被动接受者,跟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身后亦步亦趋。这是不科学的现象,也是中国显示业者对全世界消费者的失职。在大尺寸、8K超高清及柔性显示时代,以TCL华星为代表的中国半导体显示企业不会继续沉默,也不再满足于跟随,他们将主动扛起推动行业跨越式发展的重任,以技术为武器,以生态为依托,为人类贡献更多精彩的显示产品。